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回复: 0

南海行宫事件西观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5 10: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南海行宫事件:西观寺</p>
<p>尊敬的中央统战部、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江西省统战部、江西省宗教事务局、尊敬的各主管部门领导及学者、大众:</p>
<p>江西南昌“南海行宫”事件发展至今,十里古寺和净业寺已被强拆,西观寺岌岌可危。今天还在潜心修行的僧人明天或许就已顿失托身之所、今天梵音袅袅的道场明天可能变为一堆瓦砾。</p>
<p>这次事件已不只是能否违背佛制、僧尼不同住的教内辩论,有关部门的做法已经践踏了国家宗教法规、严重威胁了佛教法脉的存续、三座寺院的庙产安全和僧团的基本生存权利。</p>
<p>净业寺、十里古寺和西观寺的法师、信众始终明确反对以拆除三寺为代价建设南海行宫。六年来,三寺住持慧仁法师、宽性法师和我多次走访市、区、镇宗教部门,未获任何解决。</p>
<p>我谨以西观寺住持名义向上级相关部门提出请求,恳请救救三寺、救救三个即将断绝的薪火传承!</p>
<p>一、???????????西观寺的历史与传承</p>
<p>西观寺为净土宗男众道场,始建于1985年,坐落在南昌市西湖区桃花镇老洲村,是西湖区最早成立的佛教宗教活动场所之一。“西观”二字取自《观无量寿经》净宗十六观之“西观净土”、求生极乐,为第一代祖师衍东法师所取。</p>
<p>衍东法师为香港高僧圣一法师弟子,上世纪80年代目睹大陆佛教百废待兴的局面,发心为家乡信众建造一处灵魂家园、红尘净土。1985年5月,在圣一法师支持下,衍东法师正式启建西观寺。</p>
<p>西观寺的建设过程可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最困难的时期,衍东法师甚至靠吃野菜、树根维持寺院建设。但令人痛惜的是,九十年代的一个深夜,西观寺遭遇强盗勒索,为护持三宝财物不受侵损,法国敏白灵孤身一人的衍东法师在暴徒殴打下重伤不治、意外往生。</p>
<p>1994年,师公圆融法师住西观寺。圆融法师住寺期间,寺院因防洪需要配合政府进行过一次搬迁。相关部门批钱批地,帮助寺院从赣东大堤搬到了老洲村现址。</p>
<p>圆融法师为重建寺院带领信众填池平地、四处化缘,欠债五六万元。1996年春节,因为无钱还债不得不避至寺外过年。在他的建设下,寺院初具规模,但自身却积劳成疾。1998年,师公在复建另一处道场的过程中病倒,1999年圆寂于西观寺,时年不满40岁。</p>
<p>2000年,师父了空法师担负起建设西观寺的重任,完成了寺院建设,并于四年后还清了最后一笔欠款。在师父带领下,西观寺陆续建起了斋堂、居士楼等设施。</p>
<p>2004年,师父赴云居山观音寺常住,我接管西观寺。师父临行再三嘱我精进修行、弘法度众、延续法脉。近三十年来,西观寺前后历经四代法师和信众尽形寿、献身命的建设,才终于形成今天的庄严寺院。</p>
<p>二、???????????西观寺是经政府审批的正规合法寺院</p>
<p>西观寺是经江西省宗教局审批、国家认可的合法宗教活动场所。2008年,江西省对宗教活动场所进行统一编码,西观寺获颁新的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并认定我为西观寺的法定负责人。</p>
<p>寺院占地6670平方米,建筑面积2010平方米,寺内建筑包括一座二层大殿、地藏殿、三圣殿、观音殿、念佛堂、斋堂、客堂、居士寮30余间、挂单寮、大寮、库房、放生池等,寺内供奉大型佛像23尊,各项正规佛教活动设施齐全。</p>
<p>目前寺内常住法师五位,分别是心宽法师、法圆法师、体严法师、印空法师和我,常住居士8名。周边固定信众逾600人,来自各个阶层,有南昌大学、南昌科技大学、南昌航空学院等高校的教授和学生,还有企业领导、律师、公务员、工人、农民等各界人士。</p>
<p>西观寺为当地信教群众提供“佛七”等宗教服务。每年观音菩萨圣诞和各个佛教节日,寺院都举办大型佛事活动,人山人海,日人流量超过5000。此外,寺院每月最少坚持两天“八关斋戒”和一次白癜风怎么诊断“佛七”,坚持带领信众修持佛法、学习宗教政策。</p>
<p>寺院生活虽然艰苦,却热心公益事业。寺院定期带米、面慰问鳏寡孤独、走访孤儿院。1998年我国遭遇特大洪水,西观寺主动向灾区捐献人民币5000余元及各种衣物。2008年5·12汶川地震,西观寺向灾区捐款4万余元。</p>
<p>但就是这白癜风康复样一座正规合法、奉献社会的寺院,却面临着寺院被强拆、僧人被遣散的局面。</p>
<p>三、???????????被“南海行宫”项目绑架的西观寺</p>
<p>2008年,十里古寺被强拆,相关部门“三寺合一”的想法首次浮出水面,西湖区宗教办领导赴广东考察,政府站宣布计划把“南海行宫”建成风景旅游点。这就是后来“白天是景点、晚上是亮点,成为信教群众心目中制高点”的由来。</p>
<p>2012年,净土宗女众道场净业寺被拆,住持慧仁法师和寺内十余名常住人员被安置到废弃的“老洲小学”。不仅未获任何过渡费和拆迁补偿,老洲村反而向净业寺索取了因住在小学而产生的水电费和房租共计25万元,目前已收到了2015年。</p>
<p>在这期间,纯一法师曾私下找我“谈心”,希望我“不要脱离组织”,并建议我这个净土宗僧人离开西观寺、赴丰城乡住持禅门沩仰宗的大正法寺,我没有答应。</p>
<p>2013年1月10日,西湖区区委书记周智安,区委常委、统战部长吴江辉到佑民寺访问纯一法师,协商推进三庙合一的“南海行宫”项目建设,“深入挖掘佛教文化资源,做大做强我区旅游产业”。会谈中,纯一法师对周智安表示,“建设三庙合一的‘南海行宫’代表了佛教信教群众的心声,佑民寺会大力推进项目建设,支持项目早日动工。同时,佑民寺也会力所能及地帮助西湖区做好朝阳片区宗教场所负责僧人的思想工作,协助西湖区做好宗教场所的过渡安置工作,确保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宗教场所的房屋征收”。</p>
<p>2013年6月,南昌市宗教局曾召集慧仁法师、宽性法师和我开会,南昌市宗教局欧阳晓文副局长、西湖区统战部谢伟荣副部长、桃花镇分管宗教的龚志光副书记、南昌市佛教协会会长纯一法师、时任市佛协秘书长陈中漳和佑民寺当家合德法师参加了会议,会上我们第一次得到正式通知,三寺将合并建设“南海行宫”。西湖区政府信息公开称,这次会议“在充分征求了各方意见的基础上,达成了一致意见:由市民宗局协调市佛协等相关部门,尽快落实新寺庙的用地,并完成相关手续;待手续下来后,在新寺庙用地内临时安置寺庙人员过渡,再对寺庙进行拆迁”。但事实上,十里古寺和净业寺当时早已被拆,这次会议的讨论结果是双方彻底闹翻。宽性法师因对三寺合一表示强烈反对而被纯一法师宣布从佛协除名,“你从此就不是南昌市佛教界的人了”。慧仁法师请求寺院建好后再离开现在的过渡点,但遭到拒绝。</p>
<p>2014年1月,在纯一法师组织下,市宗教局欧阳晓文副局长、西湖区统战部谢伟荣副部长、桃花镇龚志光副书记和老洲村村委书记单独找我到佑民寺法堂开会,并出示《西观寺房屋征收安置协议书》要我签字。这份协议与之前净业寺的拆迁协议一模一样,只是把“净业寺”换成了“西观寺”,房屋结构、面积等数据一片空白,就连309万拆迁款也与净业寺分毫不差。谢伟荣副部长称,希望我把拆迁款全部用于南海行宫的建设,我回答说,“要建南海行宫我很支持,但是不能因此把西观寺毁掉。要拆西观寺,除非我死掉!”</p>
<p>一周后,西湖区谢伟荣副部长和桃花镇龚志光副书记再次找我谈话,并强调居士没有发言权、只允许我一人参会。会上我收到了最后通牒——要么配合建设南海行宫,要么拿拆迁款走人,我依然坚决拒绝。对于三寺合一,我已做好了以生命抗争的准备。</p>
<p>2014年3月,南海行宫项目开工建设。5月,我们三位法师被要求住进门对门挨着的几间板房。此事被媒体报道后引起全国关注,此后相关部门分别找到我们三位法师,要求我们与媒体保持距离。7月2日,市宗教局梁超伟局长到西观寺突击检查,并称“闻到肉香”。</p>
<p>7月3日,慧仁法师、宽性法师和我到江西省宗教局反映“南海行宫”项目要求三寺合一、迫使僧尼同住的问题。省宗教局称:对此事并不知情,受理两个月后可给予答复;此后又改口说我们属于越级、不予受理。</p>
<p>四、???????????“南海行宫”强行拆寺驱僧严重违背宗教法律法规</p>
<p>“南海行宫”未经当事寺院允许、强行拆寺驱僧、强令僧尼同住的行为,已严重背离了国家和地方的相关法律法规。《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寺院须安排好僧众修持,坚持早晚功课,经教学习,修禅念佛,过堂用斋,严守戒规,整肃僧仪。僧人务须僧装,素食,独身。严禁僧尼同住一寺”。因此,南海行宫的建设已经属于违规行为。</p>
<p>国家1982年19号文件提出,“必须妥善地安置宗教职业人员的生活”、“已经建成的”宗教活动场所“也不要拆毁,遗留问题应同信教群众和宗教界人士充分协商,根据实际情况妥善解决”?。</p>
<p>如果西观寺需要拆迁,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第五章第三十三条:因城市规划或者重点工程建设需要拆迁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的房屋、构筑物的,拆迁人应当与该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协商,并征求有关宗教事务部门的意见。经各方协商同意拆迁的,拆迁人应当对被拆迁的房屋、构筑物予以重建,或者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按照被拆迁房屋、构筑物的市场评估价格予以补偿。</p>
<p>《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第三条规定:“宗教活动场所由该场所的管理组织自主管理,其合法权益和该场所内正常的宗教活动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和干预。”</p>
<p>《江西省宗教事务条例》第五章第28条规定: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合法使用的土地、山林,合法所有或者使用的房屋、构筑物、设施,以及其他合法财产、收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哄抢、私分、损毁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处分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财产,不得损毁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占有、使用的文物。</p>
<p>西湖区民族宗教事务局2005年3月1日实施的《宗教事务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因城市规划或者重点工程建设需要拆迁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的房屋、构筑物的,拆迁人应当与该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协商,并征求有关宗教事务部门的意见。经各方协商同意拆迁的,拆迁人应当对被拆迁的房屋、构筑物予以重建,或者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按照被拆迁房屋、构筑物的市场评估价格予以补偿。</p>
<p>五、???????????“南海行宫”强迫僧尼同住违背佛教戒规</p>
<p>关于“南海行宫”僧尼同寺的安排,市佛协会副秘书长丁叔民对媒体说,僧尼同寺并不罕见,女众独门独院,并不违反教义。而佛教协会会长纯一法师的说法则是,“尼众僧团需接受比丘僧团长老们的教示与护持或监护,所以吡美莫司治白癜风效果如何也称依止比丘僧团而住,以便于请示教戒,诸如结夏安居等。而且规定最远不超过半由旬”。这种教诫尼众有其必须保持的距离的说法,实际是在利用人们关于律制的无知。</p>
<p>“一由旬”指公牛挂轭行走一日之旅程,《大唐西域记》载,一由旬指帝王一日行军之路程,约合现在的11.2公里。不超过半由旬,即不得远于5.6公里。而这一规定,实际与僧尼同寺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为了比丘尼众向比丘众请教诫的方便。</p>
<p>佛制规定,比丘尼每隔半月应向比丘请教诫,比丘尼至少有二人同行,天黑前必须返回寺院。单独女众不得在男众寺院挂单、常住。严格来讲,比丘做佛事,比丘尼不能凑数,如果有三位比丘和一位比丘尼,便不合僧数、佛事不能成立。纯一法师据“请教诫”之说而声称僧尼可以同住,完全是在混淆视听。</p>
<p>而令人困惑的是,白衣不了解僧尼戒经,提出“僧尼同住”的建议充其量算是无知。纯一法师身为出家三十多年的比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居然提出这样的建议、公然使用教诫糊弄大众,这样的行为与佛协会长的身份真的相应吗?</p>
<p>六、???????????西观寺住持僧团及信众的诉求</p>
<p>城镇化发展中的寺院拆建为时势所趋,恢复南海行宫也是振兴佛教的好事。但寺院拆迁不应成为侵占庙产的借口,复建南海行宫也不应成为截断另外三座寺院法脉传承的理由。</p>
<p>多年来,作为西湖区唯一的三座寺院,包括西观寺在内的三寺所承担的文化使命和佛教的社会教化意义不断发展深化,深受信教群众爱戴。三寺拆迁选址,我们恳请有关部门作出明确的决策——维护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权益和僧众生存、生活的基本人权。</p>
<p>本寺院请求市、区政府及各级有关部门领导酌情考虑本寺实际情况。本寺的僧团和信众的详细请求如下:</p>
<p>1、任何单位或个人在未取得西观寺同意前,不得强行拆迁寺院。任何单位或个人在未取得三寺同意前,不得强行合并寺院。</p>
<p>2、请相关部门公布与三寺拆迁相关的过渡安置费和拆迁款的去向以及账目明细。</p>
<p>3、三寺多年来由历代祖师不断努力传承至今。寺庙的财产、传承以及名称不得被代表、替换或侵占。</p>
<p>4、三寺僧团对三寺的独立使用权不可转移——即要始终保障三寺各自宗教活动功能的完整性和和自主性。任何单位以三寺名义修建的项目,在修建完成后要完全移交三寺管理运用。</p>
<p>总之,西观寺不是钉子户,如果政府城市改造确需寺院搬迁,僧团及信众一定全力配合支持。只要依法支付寺院拆迁补偿款、批准三寺依照法律和佛制分别重建,西观寺可以异地重建,这是我们唯一的诉求。</p>
<p>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保障佛教僧团的基本权益,同时西观寺僧团和广大信徒也有自信心维护好寺院作为一个宗教活动场所的基本合法权利。西观寺将继续坚持“依法护法”的原则——依据国家法律和宗教政策来保护佛教正法的弘扬、僧团基本生存权和宗教活动的自主权。在此我们也呼吁海内外宗教界人士及对宗教界关心的媒体等各界人士给予此事高度关注并提供帮助。</p>
<p>七、???????????西观寺誓言以身护法、不惜身命</p>
<p>“南海行宫”建设项目剥脱了三寺平等生存的基本权利,无论是“城市发展的需要”还是“佛教界的共同利益”,都无非是为了回避问题实质而掩人耳目的说辞而已。</p>
<p>目前,西观寺是三寺中唯一没有被拆、还在苦苦支撑的寺院。但在相关部门三寺合一“决心已定”的情况下,西观寺随时面临被拆的危险。为此,我也曾在相关会议上公开表示,“除非我死了,否则别想灭掉西观寺”。事实上,我已抱定必死的决心。虽然我很清楚反对“南海行宫”项目的后果,但佛陀的言教却容不得我继续犹豫、现实的紧迫更让我无法瞻前顾后。</p>
<p>《华严经》云,“如入火聚,得清凉门”。衲子身无长物,或许无力在大势已定的情况下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但既蒙历代祖师与师父不弃,将寺院托付于我,那么,祖师传承、三宝财物对我而言重于生命。因此也绝不敢欺师灭祖、将寺院拱手相让于庙产兴商之“宏图伟业”,使佛陀正法衰微堕地。昔有海通法师自剜双目守护乐山大佛、良卿长老自焚保卫法门寺。璨池虽不才,却也发愿效法前贤,守护祖师建设的净土,投命於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冀。</p>
<p>西观寺目前的坚守,不只是为一座寺院,而是为了全天下所有面临庙产兴商、拆寺驱僧命运的寺院。前不久,兴教寺、瑞云寺、鸡足山等寺院和茅棚的强拆已经使人们目睹了经济浪潮下佛教的又一次法难,庙产兴商的毒瘤已经遍植于中华大地。一次强拆事件表面上只是一座庙、几个人的问题,但它却伤害了全体信教群众的感情、消解了13亿人民对政府的尊重与信赖,更阻碍了中国社会的长远发展。</p>
<p>因此,西观寺将继续坚守下去。我们守护的不仅是道场,更是广大民众心中的一方净土;我们抗争的不仅是挟佛敛财,更是世间的污风浊流;我们维护的不仅是僧团的护法权益,更是众生的法身慧命。</p>
<p>无论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都将守护这座西湖区最后的道场,燃烧自己,为佛教点燃那永不熄灭的一线希望!</p>
<p>?</p>
<p>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西观寺</p>
<p>释璨池</p>
<p>?????????????????????????????????????????????????2014年7月7日原文地址:</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虚拟现实  

GMT+8, 2020-8-5 03:51 , Processed in 0.068265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