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回复: 0

许尤真传 02kngszj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4 00: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告读者:近来清静之极,忽而思动。动辄脚下有音,行处有风。但为不惊扰他人天伦之乐,所以敬告之。本言真传,实不由衷,纯系道听途说,况且思路单纯,手法呆板,语无雕琢。至于人物,更勿对号入座,不乏牛头马面拼凑,难免自珍敝帚,瑕疵斑斑。至于内容,上不叙后羿射日之伟迹,中不传天狗食日之惊语,下不发补天石之怨气,加上直言不讳,流俗不避,妄言不语,狂辞不废,许是云天游,梦中语,因而不痴望登大雅之堂,也不搜人床下淫语,有情者只当远朋笑侃,无意者全当山泉谷风,给您一个慰藉,一段戏语。   

     

  一“”落地   

  太阳镇有个莫家庄,莫家庄上有条扁担巷。巷的一头儿是北街,叫后门,同族,姓尤,巷的另一头是南街,称前门,人口占全村的三分之二,全姓李,只不过一姓不一家。这只有一条南北街相通的巷,看上去像一条历经沧桑,磨得油光的毛竹扁担。这无意间造成的格局,有人说是穷根所在,谁生活在这里都会负荷沉重,多灾多难,且阎王老爷每年都要从这里挑走两个人,还要年龄相当,一街一个,前街若女的,后街必定是男。也有人说,扁担是财旺的详兆,在这生活的人必须要辛苦劳作,诚实刻苦,就像银河岸上的牛郎,王屋山下的愚公,锲而不舍,持之以恒,定会感动上帝,恩赐幸福。   

  据说,三百年前这里是个拥有近万人全姓莫的大庄园,后来不知哪来一把火,竟把一个富有的村庄烧了个净光。莫家人死的死,逃的逃,一个也没留下。再后来,村庄也被洪水吞没了,只留下一片荒芜。明政府又从山西大槐树下迁来了移民,相中这儿的好风水,又在旧址北约里余地,盖起了房屋,沿袭了村名,就形成了今天这样有三四千人口的莫家庄。   

  许家是新来户,是林生的父亲当兵转业时,看中了这里的好风水,谁能告诉我白癜风有多少遗传硬要求政府让他家迁居到这里的,并占去了北街小巷咽喉处一所土改时期留作大队部用的院子。许家三代单传,林生的出世,许家欢天喜地,大摆宴席。然而,这许家宝宝生性玩劣,又加上过分娇惯,给莫家庄带来了灾害,像是落了颗,搅得村人不得安宁。   

  这不,才四五岁的许林生,在人们大跃进吃食堂饭挨饿时,他却凭仗父亲任队长而不用挨饿之势,整天候在大门口,拾些砖头块当,只要大人小孩儿从他门前路过,他就大喊一声:“轰——”然后,就用砖石砸了过去。后门的尤中善,骨瘦如柴,三四岁了,每次去食堂吃饭,都要姐姐背着,且每次过扁担巷,都要挨小许的炮轰。姐姐也只是边跑边骂,何况困难之际小命不保的尤中善,对此更是无可奈何,只有忍气吞声。   

  尤中善家在此街正中间,且是唯一一家有个能进马车的大车门。他家还有一个老爷地菜园,在村东离河几十步的地方。菜园有两处宅地那么大,但很少种菜。因为土质好,里边长满了花草和各种树木,成了实际上的树园。园的西南角还有一片四季青青的竹林。这园是一个好去处,尤中善常以此为荣。   

  一次他发现许林生溜进了这里,走到一棵小桑树前摘起了桑籽。尤中善轻轻走到他跟前,大吼一声:   

  “喂!干啥偷俺家桑籽!”   

  “我,我……”吓了一跳的许林生,第一次在尤中善面前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以后还轰俺不轰?”   

  “不轰还不行?”做贼心虚的许林生到底怕了几分。   

     

  二驴打滚   

  莫家庄所在地,确实是块风水宝地。看地南昌白癜风专科医院先生把这儿当作了金簸箕:东西北三面是坡,正南是一片开阔地带,土地肥沃,是村上唯一也是全乡镇少有的一块百余亩之大的地块。颍钢河自西北而来,从村东缓缓南流,离村后折向东南方,汇入了颍河。   

  文革前,乡长黄仁义带领村人修筑了缸沟水库,还有通箕公路和颍钢桥,而且还派工作组蹲点,领导群众填河造田近百亩。颍钢河在过去人老几辈都是害河,每年秋初总也洪水猛兽般蚕食村庄,吞没良田,卷走孩子和树木。自从大桥建成后,不仅方便了过河人,还扼制了洪水泛烂,真正变害河为莫家庄人的生命河了。村周围的地也都很肥沃,尤其是桥东南的那几亩地,小麦亩产竞超过了千斤,就连人们不愿种的离村较远的石子坡和茅草窝等不长庄稼的地,在邻村看来都是丰产田。难怪外庄那些待出阁的姑娘,一旦婆婆家定到了莫家庄,就高兴地对同伴们说:“别看俺人长得丑,到了莫家庄,吃穿不发愁。”可见,许家硬挤到这里是很明智的。   

  尤中善的童年本应该是很幸福的。他生长在一个十几口人家的大惊蛰节气到,您知道该如何养生吗家庭中,孙儿辈中他又是老大,因而在家在外他都受到一定的尊重。他常从自家菜园去到那清澈长流的河里,对着水照照面容,洗洗脚手,清洁清洁脸面,也常去淘菜淘粮洗衣服,夏日里还跳水洗澡,甚至寒冬天去河滩滑冰玩雪球。村外的山坡上可以放牛羊,还可春夏割草,秋冬摘酸枣。然大跃进时期大刮共产风,“腿上白癜风要怎么办四人帮”时又乱魔横行,搞得人们常填不饱肚皮。尤中善孱弱到了极点,一两岁时,放到木板上一坐就是大半天,直到该上学了,身体才逐步健壮起来。身体也不算好的母亲,承担着繁重的家务,但不管家里再忙再穷,硬是送中善上学,把他交给了和善的赵良老师。   

  学校离中善家不过几十步,但他还是怕上学。赵老师挺和蔼,从不打骂他们,那“大公鸡,喔喔叫…”的书济南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也挺有趣,只是他体弱胆小,总显得孤单,不如围着大爷让其讲故事,或念《三字经》。贾医生的恐吓,南院小巷中的纸马“走动”,确实叫他惊悸了一阵子。更让他难忘的是:一次在校洗脸时,不小心把许林生的书撞掉水盆里,湿了一个角,遭到许林生痛骂,要不是赵老师调解制止,中善一定会挨打。   

  许林生上学后,也不再撂“”了,但野性还是难收回。这不,一放学,他把中善叫到一旁训道:“你见过驴吗?”   

  “废话。”中善想“农家孩子谁没见过?”他点点头。   

  “那好,驴爱打滚儿,咱也打滚儿。你弄湿我的书,今赔钱是五分,明给是一毛,后天是两毛,一天一个滚,不给?小心着你!”   

  说完,许林生眼一瞪,嘴一撇,脚好像给谁拌了一下似的,扑腾一下,就地一个滚儿,然后迅速爬起,两手拍着身上的灰尘,撅着屁股跑走了。   

     

  三大铁环   

  弯弯的颍钢河,携沙穿石,哗啦啦由山顺势南下,汇入颍河。莫家庄在河的中下游,既不会断流,又不那么浑浊,而且艳阳天时,浮光耀金,即使月光下也零金碎银地让人迷恋,那些巨大编辑评语几经风雨几沉沦,几多幽怨几多恨;目光向前勇者胜,品高德远幸福存。(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虚拟现实  

GMT+8, 2019-11-18 19:42 , Processed in 0.093803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